原文地址:孙伦尊者作者:阿邓的太极观
  孙伦尊者的修行经历

    某一天, 一位邻居乌维鲁来拜访,看到他在修行安那般那,便说到:“你应该同时要有觉知。”乌家定不太明白,就问到,”我怎么才能有觉知呢?“ 朋友回答:“只要了知,坚持了知。”
    “我如果觉知会发生什么呢?”
    “你当然会得到功德。”
    “如果那样的话,我就这么做。”

    从那时起,乌家定试着工作时也保持觉知。他在剁玉米秆子为牛准备饲料的时候也练习觉知。“太好了”,他满意的想,知道自己在干日常事务的时候也可以获得功德,他剁得更起劲了。这个了解促使他将正念和觉知结合在一起发展觉知。“玉米秆子断裂时的爆响声。。。觉知,正念”  都同时发生了。

    现在正念无处不在,他的每一个行动都有正念。呼吸时,他觉知空气触及鼻孔前端,并正念于此觉知上。走路时,他觉知脚掌触地的感觉并正念于此。在他锄地,除草,翻地,播种,引水时,他都具足正念,事实上他正念于所有的日常活动。

    不管是在家还是在田里,白天还是黑夜,只要有时间,他都以强有力的正念来修习安那般那念。他甚至在晚上进入芒英坡的森林里以强烈的正信和正精进来修行。持续的努力和全神贯注终于带来收获,他开始在修习的时候看见彩色光芒,褐色,蓝色,红色,金色,白色,黑红色等等。他推断这一定是因为他的努力修行,他得以有机会向佛的(无量)光的神圣色彩礼敬,所以他修行更努力了。

    不久,某日打坐时,一个小球出现在他的视野里,在他面前转来转去。出于好奇,他将注意力转向这个球,发现每次他集中注意力于其上时,球就会向上飘去。他决定跟着它,球越飞越高,最后他发觉自己身处云彩之中。“我的修行进步太好了,我居然到云彩上来了。”他惊讶无比同时也很高兴。第二天在打坐时,一个萤火虫大小的球出现在他的视野里,不过这个发出闪光。他一注意这个球,它就向上走,和昨天一样,他跟着它,这次,他在云彩上发现了各种各样宏伟的天宫。他猜想他死后会注定住到这里,这些看到的景象消除了他对死亡的恐惧。他感觉很快乐,修行也更有动力了。

    随着连续不断的努力修行,他的身体开始出现各种感受,所以他就正念于这些感受上。他的定力大大增强,同时他的修行也进入了更高的层次。每天从早到晚,对“触-觉知-正念”的认知无处不在。当他谈话时,他现在只谈和自然现象相关的,例如对于自然现象的觉知和念住。和村民谈话时,他好像处在一个不同的波段上,以至于他们说:“乌家定疯了!” 乌家定想:“被认为疯了也不坏啊。没人来和我谈话了,没人来烦我,我也不需要和任何人说话。太好了,对我的修行太合适了!我现在没有这些社交义务,可以用更多时间没有干扰地修行了,于是他利用这被孤立的时机日夜修行。

     随着他的修行进入更高层次,他开始注意到所有的人,甚至所有的有情众生都孜孜不倦地为了感官享受而追求(欲乐)的对象。他非常惊骇并产生恐惧,他开始远离村民们,很少和他们谈话。当他不得不和他们讲话时,他提醒他们要念住。他开始拥有修行的副产品:预知未来的神通。出于怜悯,他会警告他的一些朋友们即将到来的死亡, “嘿,你!记着皈依佛法僧三宝,你三天后就要死了。” 有时是五天或者七天。被警告的人们无一例外的如预言般地死去了。他也告诉村民们他用神通所看到的。“我可以看见别人的肝脏,心脏和所有的内脏器官,向下看时,我可以看见地狱,那里的众生紧紧簇拥在一块,和趴在死狗尸体上的蛆一样”。听到的村民们都无比敬畏。

    乌家定预言的事一定都会发生,所以当他有神通的消息传布开来的时候,人们来找他问各种各样的事,找丢失的牛啦,草药的方子啦等等各种琐事。不久他就意识到这局面已经无法控制,他正迅速地变成一个巫师。他觉得他需要独处,于是大部分时间他都躲到芒英坡的森林里去修行。

【孙伦西亚多有次提到:“神通是极其有吸引力和令人愉悦的。我很幸运能够逃开,游到了彼岸”】

    在安那般那念修习中,“触-觉知-念住”是连续不断的。身体中的感觉以各种各样的形式升起:疼,麻木,冷,热等等。他持续地强力念住于这些身体的感觉上。生灭随观智开发到如此强大以至于他可以看到自己身体的各处细微部分,好像他正在镜子里看自己剖开的身体:心脏,肝脏,肠子等等。

【孙伦西亚多就此曾向他的弟子们开示:“身体的生灭现象可能会以各种形式被观察到,如液体般的,或如固体般的。如果你坚持内观,以强大的信念和精进来修习,你最终会观察到并非常惊讶地理解心,心所,色的细微之处,以及身体过程中的升起和灭去是如何发生的。这个就是关于身体现象的生灭随观智。这个生灭随观智有三个层次:身心过程中的粗,细,和极细微部分。”】

    在获得对现象的生灭的内观智之后不久,1920年8月12日,周四,晚上十点左右,乌家定证得了初果。

上文:http://blog.sina.com.cn/s/blog_60c8ee3f0100rp0g.html

下文:http://bbs.foyuan.net/thread-94191-1-1.html

缅甸孙伦尊者

    孙伦禅师,大家之所以这样称呼他是因为他来自中缅甸靠近敏建县( Myingyan )孙伦村的洞窟寺院。他生于一八七八年本名毛乔定( Maung Kyaw Din ,注:由于在缅甸,男众皆冠称「乌」,因此以下皆称呼乌乔定)。  
    他曾到迥寺院的学校上过学。但是,他连学校所教的,最初级的大吉祥经( Maha Mangla Sutta )的偈颂都没有学会。十五岁时,他在敏建县府的办公室担任工友。他和同村的马雪宜( Ma Shwe Yi )小姐结婚。三十岁时辞职,回到家乡当农夫。他发现当别人收成不好时,他的收成却特别好。一九一九年,当地发生传染病,但是他的农作物却依旧丰收。缅甸的乡下人有一种迷信的观念:他们认为,如果一个人的财富突然快速增加的话,那么他很快就会死亡。因此,他很焦虑,便去找人算命,算命先生告诉他:「有一个两只脚的众生,即将离开他家了。」这句话的意思是,他快死了。在感到非常恐惧之下,乌乔定决定做一次大布施。  
  他在他家门前搭起了大棚子,一连三天邀请大家来他家用餐。第三天,有位磨坊职员,名叫乌巴山( U Ba Sam )的,不请自来地参与这个盛会。他谈到有关内观的修行。乌乔定听了这些话之后,内心大为所动,那天晚上彻夜辗转难眠。他很想进行内观的修习,但是由于知道自己缺乏对于经典的认识,因此而不敢启齿。隔天,他问乌巴山,如果一个人对经典一窍不通的话,可以修内观吗?乌巴山告诉他,修习内观并不需要教理的知识,只需要深厚的兴趣和勤奋的精进。他教乌乔定修习观呼吸。从那天开始,只要一有空闲,他就注意自己的呼吸。有一天,他遇到另一位朋友乌雪娄( U Shwe Loke )告诉他,只是注意呼吸是不够的,还要注意气息与鼻端的接触。  
  乌乔定就这样开始修习,觉知气息的接触。随着他的修习愈来愈密集时,他不仅觉知气息的接触;割玉米穗梗时,也觉知手与手柄的接触;汲水时,觉知手与绳子的接触;走路时,觉知双脚与地面接触。做每一件事时,他都试着对接触保持醒觉。放牛时,他就坐在树下练习观呼吸。在修习当中,他开始看到有颜色的光和几何图形。虽然他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他觉得这是他修行的成果。这项成就大大地鼓舞他,使他更精进修习,修行更加精进,苦受也就更加强烈,但这却吓阻不了他。他相信,这都是他修行的成果。如果想要有进一步的成果,就要克服苦受并超越它。所以,他更加努力,发展出更严密的念住,直到他克服了苦受,而进入更高层次的修行境界。  
     经过这样一番精进的修习之后,在一九二○年年中,他证得了初果。第二个月证得二果。第三个月证得三果。这时,他要求妻子让他出家。经过多次的反对之后,他太太终于同意了。虽然如此,但仍然要求他,出家之前要帮忙她种最后一次的豌豆。然而,当乌乔定在农田播种时,却生起了强烈的心愿,想要舍离这世间的一切。于是他把牛放走,将牛轭挂在树上。然后,他到村子的寺院,请求那里的和尚,让他剃度当沙弥。受戒之后,他就到附近的山洞中精进地修行。直到一九二○年十月,他证得了最究竟的阿罗汉果。他的成就很快地便在出家众当中传扬开来,很多比丘都来考问他。虽然他几乎不识字,但是,他的回答却令最有学问的比丘也信服。纵使他们不同意他的回答,但是将他的回答与经典比对时,却发现经典上很多文字的叙述都支持他的论点。因此,世界各地,很多有学问的比丘都来跟他学习,在他的指导之下修习念住。其中包括一位非常饱学多闻的比丘,那翁禅师( Nyaung Sayadaw )在密集的修行后,也证得了阿罗汉果。  
    孙伦禅师的成就传开之后,有很多重要的人士也都来拜见他。其中罗卡那法师( Venerable U Lokanatha )拜访他之后,宣称:「我到敏建去礼拜孙伦禅师,他对我许多问题的回答和教示,以及他的神情与举止都让我确信,他真的是一位,如大家所传闻的,阿罗汉。」  
    孙伦禅师在一九五二年圆寂(般涅槃)但是他肉身不坏,如今他的全身舍利仍然完整地保存在敏建,供人礼拜、瞻仰。  
    孙伦禅师是一位本性忠厚的人,他言简意赅、意志坚强、毅力坚定。从他的照片就可以看出他坚毅的个性,他的眼睛清晰、目光凝聚。下颚坚挺。一般人看到他的照片,就可以感受到他那种超凡的勇气。这显示出一位真正证悟者的特质。  
奇怪,如果禅修方法如此简单,不会文字也能够做到。


本文由 admin 创作,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 3.0,可自由转载、引用,但需署名作者且注明文章出处。

还不快抢沙发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