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有一位开出租车司机的朋友。现在也不知他哪儿去了。

这小子喜欢武术,从小拜在一位少林派俗家拳师的门下。

此拳师是一个老旧工厂看门、守更的老人,七十许,无儿无女,不知其详。

 

那可能是一个夕阳西下的夏天。

西方的天空,云朵很好看,红霞一片。

知了,或是一些不知名的虫儿,在叫。

老拳师酒微醺,回工厂。可能是钥匙忘记带在身,门已锁上了。

拳师兴起,淬了口唾沫,退墙数尺,然后一个快跑,踏着丈高的墙,翻身进院。

正是十几岁逃课的少年,恰好看到这一切。

于是,一生的眷恋----武学,就成了少年永不忘却的梦。

 

经过一番周折,少年还是拜在了老人的门下。

拳师并不想带徒,打算把那点本事带进棺材里。

可能是寂寞难耐,就隔三差五教少年三招两势:扎马、摆架、小洪拳、大洪拳、罗汉拳、拆招、插沙、三盘落地、披坠手……

拳师的东西是老一辈传下来的,有的已不合时宜了。比如,他精通暗器甩手箭,一次饭后兴起,一抖手,两根竹筷子就插进了数米远的菜墩。

少年也想学,但拳师没敢教。

可是,少年已走火入魔,自己悄悄的练成了这个。

老人教少年3年拳技,就病逝了。

临死前,把少年叫到前,拿出一本经书,说:我忘记跟你说了,我们少林派的,每天都要念这个的,这个是最高的武术秘诀。

那是一本《心经》。拳师念了一遍,就盘腿圆寂了。

少年翻翻经书,也看不懂,就扔掉了。

 

少年后来参加某市的散打比赛,因为第一次上场没经验,获得某市第二名。

第二年,他经过训练,想夺冠。

赛前去帮哥们打架了,结果把人的脑壳掀开,被判了重刑。

出来后,已时过境迁,又身无长技,只好开出租车。

四十岁的人,仍然杀机重重,时常因小事动手。

 

我们算是点头之交。

是在某次学养生术时认识的。

司机不屑我们的太极拳,就打了半套小洪拳,拳劲刚猛,功底扎实,虎虎生风,杀机四溢。

“多年不练了,后边的套子忘记了,”他收了拳。露出金刚怒目相。

我们看得惊心动魄,感觉他走拳时的一路砖,好像都陷在地里三寸一样。

 

司机其实只上过不多的几次课,他没耐心,还很烦燥,常在底下嘟囔:不对不对,扯淡扯淡。

他私下讲,他的父母兄弟亲属,多患疑难大病,卖房卖地,花钱无数。

他怕自己的遗传基因也有问题,就想学点养生,少遭点罪。

养生老师开导他,说他嗔心重,应自己调节调节。

他怒目圆睁,见大家正在盯着他,就稍缓和一下,说:好吧,我回去后,只要他们(指他的岳父母、及诸亲友们)不惹我,我决不揍他们;如果他们惹我,我一个都不给面子,亲爹也不饶。

场面冷下来3分钟后,司机朋友出去了。

养生老师追出去,退了他的学费,说:你想来学太极,就来,我免费教你。

回来后,老师叹了一口气,对大家说:我本事太小,没法降伏他,没资格收他的钱。

 

下山时,我坐过一次他的车。

可能是我不太说话的原因吧,他跟我说的反而特别多,有一种表达的渴望。

他讲他怎么受罪,怎么对人好。别人怎么混蛋,他怎么收拾别人。

问题是,他讲的别人,都是他的亲人。

坐在他的身旁,感觉空气里都有一种凶悍的东西,躁躁的,很不舒服。但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回到我自己的天地后,我也叹了一口气:我本事太小,没资格再坐他的车。

然后,我默念了一句阿弥陀佛,感谢佛陀保佑我,一路横冲直撞,没遇上什么灾祸。

阿弥陀佛!


本文由 admin 创作,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 3.0,可自由转载、引用,但需署名作者且注明文章出处。

还不快抢沙发

添加新评论